原创小说~耽美、哥特、同人等~

时の旅人

悠扬的祝祷声夹杂着人群的嘈杂声,正从平安神宫的正殿处幽幽传来。

 

在著名作家川端康成的描述中,平安神宫的“时代节(京都平安神宫从1895年开始,每年10月22日举行的一次游神节,以显示自平安时代至明治维新各个时期的风俗变迁。)也是有名的。这座神宫是为了纪念距今一千多年以前在京都建都的桓武天皇,于明治二十八年营造的;神殿的历史不算太长。不过,据说神门和外殿,是仿当年平安京的应天门和太极殿建造的;它右有橘木,左有樱树。昭和十三年还把迁都东京之前的孝明天皇的座像一并供奉在这里;很多人就在此地举行神前婚礼。

更令人神往的是,装饰着神苑的一簇簇的红色垂樱;如今的确可以称得上除了这儿的花朵,再没有什么可以代表京都之春的了。

 

“真是令人感动的婚礼啊。”被当做新郎的筱宫义人一边整理仪表,一边招呼站在对面不远处的神户尊。

“要是早点告诉我的话就不用来了。”神户优雅的甩了下头发:“只是为了让我这个大学同学为你感动的话把录影直接寄来不就好了?”

“既来之则安之,话说你的那位呢?”筱宫毫不客气的还以颜色:“小唯可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说起来你们当年也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对儿啊。”

一想到幸福交往突然中断,自己莫名被甩,而最终以那样的方式重逢继而收场,神户只能报之苦笑。

不知是谁说过,情感上男人之间的嫉妒甚至大于女人,因此用武力取代看似文雅的唇枪舌剑;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称之为‘雄性的战争’吧。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最后还是礼貌性的告别,神户提着婚庆的贺礼向自己的爱车走去。

“别那么小气,下次一起来吧。”不知情的家伙还在毫无自觉地说着伤人的话语。

 

GTR轻快的行驶在公路上,脑海里渐渐翻腾起筱宫的笑容,婚礼的人群……凌厉的言语在耳边不断徘徊,让神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不要这么幼稚……那是吃醋吗……可如今连吃醋的对象都找不到呢…

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又浮现出如云的红色樱花,原本沉闷的心情瞬间畅快许多。

一转眼自己也到了如此尴尬的年纪……以后不知道还要被碎碎念到何时…这些细碎的思绪一旦冒出来,就想停也停不住。

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一点,全无半点睡意的神户倒上红酒,掏出婚礼剩下的蛋糕,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手机上代表邮件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神户抓起来一看,信息竟然是上司渡边真澄发来的。

【睡了吗?】

神户皱皱眉,将手机丢在一边,没片刻竟然又响了。

【明天来我这里一趟吧】

内心忽然翻涌起不快的气息,神户想也没想的将手机关机。

四周围静悄悄的,偶尔传来街上车子的行驶声,也仅仅只是很短促的一些声响;神户浅啜着酒,微微有些醉意;却反而更不想睡,内心里乱糟糟的,无法安宁。

 

即使一夜无眠,神户还是神采奕奕的出现在上司的办公室。

“昨天你请假了?”坐在圈椅里捏着文件的渡边,从眼镜后面斜视他。

神户似笑非笑的站定身体。

“因为是朋友的婚礼,不好意思推脱。”

渡边点点头。

“那也是应该的。”

神户看着他,一种陌生的不安从内心涌出,他赶忙收敛起刚才的漫不经心。

“……发生了什么事了么?”


评论(4)
热度(4)

© susul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