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耽美、哥特、同人等~

不想说再见07

31.时间和空间

 

“什么?”大河内望着米泽,十分意外。

“我找到了讯号发射的位置,很奇怪为什么你没和杉下警部在一起?”米泽很疑惑的说:“我给警部做的这个发射器讯号虽然不强但持续时间很久,原本是希望警部在营救之后将这个东西还给我,现在查看却发现讯号一直在响,我很奇怪所以过来问问。”

一个念头跳进大河内的脑海,他猛然间拉住米泽的胳膊。

“可以帮我一下吗?”

“哎?好的。”对杉下多次突然袭击的作风已经习惯的米泽,毫不迟疑的跟上了监察官的脚步。

 

“结论已经很清楚了。”议员代表之一的南条泉在得到线报之后,紧急召见了酒井敬子死亡案件的负责科室,搜查一课的三人组:“酒井敬子因多年前的政治舞弊案件杀害财务官被要人保护官渡边晃一目击,为了掩盖罪行杀害了渡边晃一,之后因被调查而杀害监察官秘书三桥义一,最后畏罪自杀,事情就这样结案吧。”

“可是……”伊丹手里捏着杉下右京的推理报告,原本想要将其中的疑点指出来,被三浦紧紧拽住。

“怎么了?”

“不……”伊丹对多年搭档的动作心领神会:“没什么。”

“各位辛苦了,你们破案有功,我会给你们申请警视总监奖的。”自觉处置了心腹大患酒井家族的南条泉不由得有些显露了得意的愉悦:“还望各位再接再厉。”

 

这是哪里……

杉下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四周是雪白的墙壁和天花板,鼻息中传来消毒水的气味,意识渐渐清晰的时候,记忆的碎片也逐渐涌上脑海。

官房长……竟然给他下药……

力量渐渐回到肢体的时候,愤怒也同时占据了内心。

耳边传来隐约的说话声,杉下这才听出自己身在何处。

“您好……这里是青山疗养病院。”

“病人还没有清醒……不过请您放心,我们会非常用心的照顾他的。”

竟然……在精神病院里?

杉下吃惊的转动脖子,看到的是背对着他打电话的护士,青色的看护服的边角上,还真赫然印着“精神科”的字样。

……不但下药迷晕我,还将我送进精神病院?

“……时间紧迫,暂时委屈你了。”小野田当时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仅仅为了不让我插手,就要做到这等地步?

思索半天都无法为小野田这样的做法找到一个让自己安心的合理解释的杉下,因为难以抑制的怒火和不甘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啊?”伊丹在办公室里对三浦发起了牢骚:“明明神乐新三郎还劫持了警察做人质,他扬言使用的炸弹目前只有一颗爆炸,其余数量不明、地点不明、威力不明;而且酒井敬子明显是死于他杀,那个渡边凛的指纹并没有记录在档案库中,这么多的疑点,怎么就能草草结案啊!”

“你省省吧!”三浦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他们之后小声说:“南条家现在是炙手可热的竞选对象,除去酒井之后最大的势力就是他们,这件案子明明已经扔在公安科了,部长不久之前还交代我们不要插手;可他们竟然把这么大的事情派代表来向我们宣布结论,甚至都不再通知公安科,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避开公安的耳目,借微不足道的我们之手把此事终结,除掉竞争对手酒井家;你要是再说下去,只怕凶多吉少啊。”

“真是的……”伊丹原本想要斥责三浦的胆小怕事,不料芹泽白着一张脸从门外奔进来,大呼小叫的喊道:“前辈!不好了!”

“你小子又咋啦?”三浦刚刚才摆了一大圈的利害给伊丹上课,对芹泽的慌张很是无力:“到底什么事啊?”

“神乐新三郎死了!”这句话让对面的三浦和伊丹同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咱们去议员家调查的时候,”芹泽费力的喝了口水:“听说那小子从警视厅大楼上跳下去,当场摔死了!”

“这怎么可能!”伊丹和三浦对看一眼,同时叫起来。

“还有比这更麻烦的,”芹泽四下看看,拉住伊丹和三浦道:“不知道为什么走漏了风声,现在外面来了好多记者和媒体!”

“这……”伊丹顿时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对于刚才三浦的忠告此刻感激万分:“看来真的麻烦大了。”

 

三个人还没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时,外面又传来一阵骚动,阵川包着满头的纱布肩膀上打着绷带撑着拐杖钻进办公室,看见他们三个人连忙凑过来。

“原来你们在这儿!特命系的神户警官找到了!”

“什么?”伊丹和三浦芹泽全都站了起来:“在哪里找到的?”

“具体情况不清楚,因为送到医院被我看见了。”阵川焦急的说:“现在人还在抢救,据说凶多吉少,同时被送进来的还有鉴识科的米泽和大河内监察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伊丹叉着腰,头痛的扶住额角,跌坐在凳子上。

 

32.敏感地带

 

大河内和米泽一路追踪,来到靠近码头附近的大型仓库。

“好像就是这里。”米泽将手中的探测器频率调高,不停的探索着每一寸地方。

在接近堆积着一人多高的木箱周围,米泽停下脚步。

“怎么停了?”大河内望着他问。

米泽不说话,目光却停留在地面上。

大河内低头一看,在一只木箱的下面,隐隐渗出暗红色的液体。

 

大河内望着那刺目的颜色,瞬间觉得浑身发冷,一种骇人的恐惧深深攫住了他,他忽然冲过去,竟然一把掀起了那巨大的木箱。

神户静静地躺在木箱下面,万幸木箱仅仅是中空的,下面还铺着干草,那流出来的,不过是些涂料而已。

“神户……”大河内激动的就要去拉他,却被米泽拦住。

“他身上……是什么?”

望着从干草下面伸出来的五颜六色的电线,隐隐从神户的身体下面绕过;米泽倒吸一口冷气:“您最好先不要动,可能是炸弹。”

一想到神乐的最后留言,大河内一身冷汗。

绝对……不还给你……

我的复仇不会停止……

 

“你们负责去回答记者的问题。”思来想去,内村部长还是叫来了一科三人,另外拉上中园:“这次的事件就解释为犯人自己的报复,为了向警察报复而制造了这样的事件!其他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要说!”

这根本解释不通……尽管中园和三人都觉得这样的说辞根本无法成立,无奈部长在上,面对命令只有服从,只好鞠躬行礼之后,硬着头皮走向门口。

 

杉下坐在床上,静静注视着对面的医生。

从他清醒开始,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话,除了动作之外没有任何交流,完全将他当成一个智力有缺陷的患者来对待。

究竟要拿我怎样……

现在时间紧迫,如果一直被关在这里,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等到尘埃落定之时,一切就都显得太迟了。

要想办法逃出去,杉下静静的思索着,在处于最坏的环境下反而更要冷静的习惯,使他渐渐恢复了信心。

 

“要叫爆破组么?”大河内望着米泽观察那堆线路,不由得问。

米泽没有回答,反而将手搭在神户的脉搏上,停了一会儿,回答道:“时间来不及,耽误的太久,神户警部补恐怕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

“那……”

“人命关天,我来试试。”米泽脱去外套,没有完全愈合的左臂还隐隐作痛,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跪在地上,仔细观察着线路的来源。

大河内担心的看着他,米泽在进入状态时却显得非常镇静;在仔细排查之后,米泽在线路的最终聚合处找到一个盒子,小心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一堆混乱的线头,却没有炸弹。

“这是怎么回事?”米泽奇怪的望着盒子百思不得其解,大河内却顾不得再多,将朝思暮想的人抱在怀里。

“神户……”感觉到怀里的人还有体温,大河内几乎激动的要落下泪来。

“监察官,还是快叫救护车吧。”一边的米泽见他方寸大乱,连忙拨打了求救电话。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在他们面前的墙体后骤然而起,大河内想都没想,将神户紧紧压在身下。

 

一只手递到面前,杉下抬头一看,是早上那个护士,递给他的,是一堆药片。

原本想要解释自己是正常的,但转念一想,杉下接过药片,默默的接过水杯吃了。

等到病房里就剩下他一个人时,他猛然间将手指伸进自己的喉咙拼命的探着,硬是将所有的药片都吐了出来。

绝对不能失去意识……绝对不能任人摆布……这样想着,杉下艰难的咳嗽一阵,平复着自己凌乱的呼吸。

 

33.意料之外

 

又下雨了.......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无法心情愉悦;小野田站在窗边凝视着雨丝,回想着发生的一件件事情。

那家伙这次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吧……也好,与保住他的性命相比,被他怨恨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小野田微微笑笑,很快就又收敛了笑容,叫来了秘书。

“您找我?”秘书岛田有一张精明的面孔,虽然不多说话,对小野田的心思却十分了解:“需要我通知法务大臣来跟您见面吗?”

“不用了,你先帮我草拟一下后天的发言稿。”小野田顿了顿:“就是后天警视厅公开召开的记者会上用的。”

“官方长您也要参加?”岛田意外的表情没有逃过小野田的眼睛。

“人多才好凑热闹嘛,”小野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要让大家看清楚事情的真相,有人站出来说话就显得很有必要啊。”

岛田疑惑的望着他走出办公室的背影,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

 

杉下趁夜深人静之时,开始在房间内摸索可以逃生的各种线索。

因为下雨的关系,即使在房间中发出任何声响也不会像平时那般突兀,杉下尽可能避免大的响动,小心的搜索着。

忽然他停止动作,将耳朵贴在地板上,仔细的听着。

一阵细琐的声音越来越近,杉下忽然滚身钻进床底,将身体紧紧贴在床下。

门开了,有两双脚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杉下屏住呼吸,小心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两个人进屋之后就开始东翻西找,看样子倒不像是来找人,这种举动令杉下非常意外。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外再度走进来一个人,在一阵沉闷的打斗声之后,两个身体先后的倒在水泥地上。

那双脚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知道您在这里,出来吧。”

 

爆炸声响起的前一秒,大河内本能的嗅到危险的气息。

那地上流淌的,并非是普通的涂料,而是掺杂了汽油等化学用品的混合液体;但因为太过于心急,他还是忽略了这一点。

所以当爆炸声响起的一刹那,他的第一反应是将怀里的神户紧紧抱住,尽量用自己的身体阻挡碎片对神户的伤害。

米泽被巨大的气浪推到墙上,万幸的是落下的石块在墙角形成一个较为狭小的空间,反而保护了米泽没有受到严重的炸伤。

“监察官!”米泽拼命咳嗽着,用力推着压在自己身边的石头,倒在一旁废墟中的大河内,此时近在咫尺却难以够到,不得已的米泽,只好大声呼救。

“……监察官!来人啊!快来人啊!”

不用他呼喊,因为爆炸造成这么大的响动,很快也招来了警察。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杉下望望身边开车的渡边凛,有些意外。

“……”

“……还有,你的真实姓名到底叫什么?”

“怎么?”渡边凛回头望望杉下,不置可否的笑笑:“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叫什么名字……重要么?”

“的确没什么重要的……但是不管你叫什么……总之都请你不要再用渡边凛的名字。”杉下不依不饶的个性又回来了:“这样会让人不愉快。”

“你还真是爱较真儿。”渡边凛一边开车一边斜眼望向他:“好吧……在那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请讲。”

“你怎么会在这里?”渡边凛将车子拐了一个弯,钻进树丛:“我今天晚上可不是来找你的。”

“哦呀,这里还有你的朋友么?”

“应该说是我保留的证据吧。”渡边凛将方向盘向右微转:“能够为我洗脱罪名的证据。”

“酒井家不是会向警方证明么?”杉下索性开门见山的说:“毕竟是他们指使你去犯罪,就算追究起来也是如此。”

“政治上的事情向来没有绝对,”渡边凛稳稳开车,脸上透漏出与外貌极不相符的深沉:“我不过是组织的一颗棋子,被人家用完就丢;但是要我的命,还要看我的个人意愿。”

 

34.双重谋杀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杉下微微眯起眼,没有眼镜的帮助,视力多少受了些影响:“你大可以杀了我。”

“我不做那么麻烦的事,”小凛冷笑道:“您并不是一个简单用手段就能被除掉的人,这一点我已经很清楚了。”

“难道你想跟我合作?”

“请您别说这么冷的笑话。”小凛阴阴的回答:“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合作,不过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不巧的是我也不想和你做交易。”杉下也冷下一张脸回答。

“你没得选择,是我救了你,现在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帮你。”小凛将车子开向宽敞的大路:“如果想要达到目的,有的时候就要适当的低头,貌似有人应该对你说过同样的话吧?”

听他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杉下没有回答。

“何况你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小凛忽然说。

“嗨?”

“那间病房里,原来是吉原直住的地方。”小凛低声道:“吉原直是和渡边一起目睹了酒井敬子杀人的全过程并且还留下了证据的。”

“那他人呢。”杉下刚开口问,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必问了,不由得闭上了嘴。

小凛也没有回答,没有回答通常就是最好的回答;杉下心里明白,忽然转换了话题:“我想要去一个地方。”

“我可不是你的司机。”小凛有些急躁,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叫杉下的家伙,他的冷静总是会不翼而飞。

“不是要洗清你的罪名么?”杉下又露出惯性的笑容:“如果真的想这么做,你最好还是听我的,‘如果想要达到目的,有的时候就要适当的低头,’这句话对你也同样适用。”

“啧!”意识到又被杉下反击,小凛也只好照办。

 

……

大河内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一片花海,周围开满了雪白的蔷薇,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花瓣上都呈现出一水的瓷白;大河内踟蹰的徘徊着,忽然脱口而出。

“神户君……”

神户是最喜欢红色蔷薇的……

……可为什么这里都是白色的?

内心的疑问让大河内皱眉,就在他想要下定决心继续走的时候,前面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神户?

疑心自己在做梦的大河内,连忙快步向前走去,将那背影揽入怀中。

熟悉的气息……连发丝都如此真实。

“尊……”喊出熟悉的名字,大河内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流泪了。

“春树。”怀中的人回过头,脸上挂着盈盈微笑,声音如此温柔,只是身上,穿着平日不曾上身的白色衬衫。

“害我担心死了,还以为你就这样不在了……”大河内哽咽了声音,惹得对面的人也被感染般的落下眼泪。

“不哭。”伸出手去想要擦去他的泪水,可忽然间神户的身影变得飘渺起来。

?!

大河内连忙紧走几步将他抱住,却仿佛听见远处飘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神户的身体慢慢倒下去,倒在炫目的白色花海里,白色衬衣的胸口上忽然溢出红色的血,瞬间飞舞的白色花瓣雨,一瞬间全都变成骇人的红色,顷刻便将神户的身影淹没了。

 

“?!”大河内骤然清醒,身体疼得仿佛散了架;鼻子下面传来消毒水的气味,他意识到自己再次进了医院。

“终于醒了。”米泽的声音幽幽传来,大河内艰难的转动头部,确定对面坐的米泽没什么问题,停了半天才调动自己的声音说:“……神户呢?”

“还在抢救。”米泽指指门外:“监察官你真是命大,再晚一点,只怕我就要参加告别仪式了。”

这话虽然不怎么受用,但还算诚恳;大河内重新调整身体,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梦里的不祥之兆,愈发不能平静。

 

“这是您的发言稿。”岛田将整理好的稿子递到小野田面前:“您还有别的吩咐么?”

“不用了……”小野田带上眼镜,仔细的浏览起面前的稿子:“今天没有别的事情了,你就先回去吧。”

“请容许我提醒您,”岛田没有走,推推眼镜道:“到时候需要安排特别警护,官房长您别忘记这件事。”

小野田继续翻看稿子并不回答,岛田鞠躬之后,便退了出去。

确定没有别人之后,小野田掏出行动电话,拨通了濑户内的号码。

“一切都在进行,很顺利。”听见这样回答的小野田,满意的点点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便挂断了。

 

35.意识错误

 

杉下吩咐小凛将车子开到了当日酒井敬子去世的地方,这里因为被调查,警戒线还没有撤走;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点有人的迹象。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小凛环抱双手,看着杉下东翻西找很是不解。“这里已经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了。”

“正如你所说,这里应该不会留下痕迹才对……”杉下认真的翻着地毯上的每一寸地方:“可是很奇怪啊。”

“什么奇怪?”

“既然不应该有痕迹……怎么会有这个?”杉下将一些碎屑捡起来,才发觉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物品,于是转身对小凛道:“有手帕么?”

小凛无奈的从身上翻找了半天,勉强找出一点纸巾,递给杉下,杉下将碎屑小心的包好,放进自己的口袋。

“现在……”小凛见他往外走,有些迟疑的问:“……还要做什么?”
“应该去看看凶手的真面目了。”杉下头也不回的回答。

 

大河内睡不安稳,虽然身体上的疼痛干扰是一个原因,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担心神户。

从送进医院到现在,还没有听到过关于他恢复意识的消息。

米泽虽然一直有传递消息,但见不到人还是让大河内非常心焦。

就在这种朦胧意识中他似睡非睡,却丝毫没感觉到一个身影正在逐渐靠近他。

“?!”

就在脖子被卡住的一瞬间,大河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你……”

大概是害怕他再多说什么,手上的力道加大,勒得大河内无法呼吸。

难道就要这样死了么……大河内模模糊糊的想,这时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喊叫。

“你在干什么!”米泽的声音来得实在太过及时了。

人影冲过去撞倒了米泽,夺路而逃;大河内捂住喘息不定的胸口拼命咳嗽,手却顽强的指向门口,艰难地向米泽下着命令:“快去……看看神户……”

明白他意思的米泽,也顾不上自己的狼狈,拾起拐杖一瘸一拐的向隔壁病房挪去。

监察官在医院里被不明身份人员袭击的事件不胫而走,警视厅上下一片震动;特一科三人组临时受命被调派到医院看护,顺便寻找有价值的线索。

 

小野田整理好领带,抬腕看看表,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看着岛田打开门,从容的走了出去。

原本计划在警视厅内部召开的记者见面会,因为这次事件的特殊性,加上官方长主动要求参加,被临时改在警视厅大楼前召开。

台阶上早已架满了长枪短炮,记者们严阵以待的等着有关部门的人露面,但许久不见人影,让大家有些焦躁;人群中开始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黑色的高级轿车缓缓驶来,小野田刚一走出车门,记者们就一窝蜂的围了上去。被周围的警卫拦开。

小野田迈步走上台阶,与人群拉开一段距离;就在他刚刚走到演讲台后面站定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杉下竟然饿虎扑食般的将他推倒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刺耳的枪声划过人群,众人顿时乱了,记者们的敏感神经远远超越人类本能的恐惧,闪光灯不停亮起,反而将整个事发现场弄得向星光大道一般,而早就随时警惕的保镖警察和警卫等,纷纷开始发挥自己的职能维持现场秩序、搜查疑犯和寻找枪的来源。

一阵骚动之后,众警卫一拥而上,从离人群不远的地方拉过一个人,竟然是濑户内身边的保镖加藤。

“你没事吧!”小野田紧紧抱着杉下,幸好子弹只是划伤了杉下的胳膊,在单薄的衣袖上添加了一道血痕。

“就是他。”杉下伸出没有受伤的手,向前直指被押过来的加藤:“杀害神乐新三郎的,就是他。”

不等众人从震惊中恢复,警员等一票人早已将加藤押入警视厅大楼,记者们还没反应过来,小野田早已手脚迅捷的拉着杉下钻进了汽车,驶离会场。


评论(1)
热度(1)

© susul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