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耽美、哥特、同人等~

不想说再见03

11.警视厅的交涉人

 

杉下直奔小野田的办公室,却扑了空,秘书告知他官方长去了一间寺院。

“竟然忘记了还有濑户内......”杉下自语着,赶忙谢了秘书匆匆离去。

小野田和濑户内坐在一起,正专注的聆听对面法师的诵经。

“真是宁静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濑户内米藏把坐麻的腿从蒲团上移开,轻轻握拳敲打着:“年纪大了,时间久一点就不行了。”

“这次的事情看来是瞒不住了。”一旁的小野田倒是坐姿端正,神态安然;濑户内听他这么说,挑起雪白的眉毛望了他一眼:“哦?杉下又来找你了?”

“虽然将他骗过去了,可我保证他一定会再来。”小野田打开面前摆放的折扇,“而且这次我可是要下大力气的,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这个嘛......”濑户内很少见的吞吐起来:“......既然这样,那就答应你一件事,听好,可是一件事~~而且,要是不能保证毫发无伤的回来,我说的话可就作废。”

“还真是狡猾的老头啊。”小野田静静地笑着:“不用你说,我也早就有觉悟了,如果这次我先走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顿了,濑户内盯住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心里也不免一阵唏嘘;不由得感叹道:“人生还真是无常啊!无论什么时候做错了事,始终都无法逃避命运的谴责......算了,之前的话当我没说过,只要你平安归来,我就兑现自己的承诺。”

“说过的话自然要算数,”小野田却一点不放松的跟上他的话:“这也是为了国家,个人的利益算不了什么。”

“既然如此,那还为什么会答应交换人质?”濑户内也抓住小野田的话柄:“人心向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若不是有心公开真相,怎么会答应这么样的要求?”

小野田望着他的脸,想从他眼睛里找出一些东西,但濑户内半眯着的眼眸被浑浊的光挡住,无法再探寻其间的清明;还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杉下迈步走了进来。

“看看,煞风景的人说到就到了。”小野田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折扇:“第一个赌局你输了。”

濑户内笑笑:“愿赌服输。”接着又说道:“那第二个可未必呢,我先告辞了。”

杉下刚想开口挽留,被小野田拉住:“让他去吧,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杉下回头望着小野田,只见他一如既往的表情始终没有改变。

 

傍晚时分,阵川果真醒了过来,嚷嚷着要水喝,被神户和大河内捂住了嘴。

“我们现在怎么做?”神户问大河内。

大河内没着急回答,倒是把脸先转向了阵川。

“有些话问你。”

“是。”看他如此郑重,阵川立刻摆出一副严肃的状态。

“你是怎么被抓来的?”

“我看到你们的车闯了红灯,之后又发现是监察官你的车号,原本想要跟上去提醒你一下,可是在换车点却发现你们被人绑架,后来我就一路开着车追了过来。”阵川的条理倒是很清晰。

“那你有没有发现周围的特点?”大河内仔细的提点他:“你应该知道确切的位置吧?”

“这个......抱歉啊,我跟着你们还没多久,就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强行把我逼下高速,在半路有另一伙人把我捉住了。”阵川龇牙咧嘴的观察自己的伤势:“可恶......打得还真狠。”

大河内皱起眉头,极力想从阵川的描述中获得些有价值的线索;神户撇着嘴望向阵川,心想早知道不该问你,白费力气。

“......好,就这么办!”大河内思索片刻握紧拳头,转身对阵川和神户嘱咐起来。

 

“警方的行动你已经知道了吧?”从佛寺出来,小野田直接将杉下带回办公室。

“多少听到一点,”杉下间接的隐瞒了米泽君提供情报的来源。

“那么交换人质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小野田继续问道。

“哎......官方长你怎么想?”

“我决定去交换。”

右京吃惊的瞪大眼睛,接着便皱起眉头:“我不同意。”

“这事我说了算。”小野田走到窗边,静静望着从上到下的建筑灯火,:“我没有理由要听特命系的。”

这句话一出口,气氛立刻降到冰点。

“那么......我们还是朋友吗?”杉下沉默半响,忽然开口道。

“?!”

“你不会听从下属人员的.....那么会听从朋友的劝告吗?”

小野田转过身,静静地注视着他,目光如此温暖平静,仿佛一切都从来没有发生过,右京心里涌起一种哀伤,但使命感促使他依旧继续下去。

“关于SP档案的事情,你说你没有存档,我知道你不肯牵连我,这件案子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多事件,不仅仅是一个神乐新三郎那么简单,具体情况我已经分析清楚了;你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吗?”

“这些情况你留着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要出发了。”小野田拿起外衣走向杉下,将手中一枚钥匙交给他:“你要的东西在我的柜子里,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在里面,说实话这关系到警察的脸面,如果我这次不能回来,替我公开这些资料,至于后果么......我想你比我有觉悟;嘛,今后就拜托你了。”

听到这话的杉下,紧紧抓住小野田的手臂。

“官方长......”

“......”

“......请让我代替你去。”

 

米泽到特命系来找杉下,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有闲科长。

“呦!”有闲科长举手示意,米泽连忙回礼。

“警部还没回来?”

“你找他有事?可惜他被大人物叫走了。”有闲科长盯住米泽:“你是有情报吧?”

“没有没有......”米泽连连摇头:“既然警部还没回来,我还是先走好了。”

“免了~”有闲科长站起身将米泽拉进屋子,自己在门口转了个身,双手扒着门框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也没看见我......对了,杉下警部让你用他的电脑......东西都放在桌子上,今晚外面也没有其他人,这是我的梦话,你的明白?”

说完他扭头走了出去,留下米泽一人发愣,片刻才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恍然大悟的立刻打开电脑开始查找起来。

 

12.故布疑阵

 

“找到他们的位置了!”电话监听的人员喊了起来。

所有的员警几乎第一时间跑过去,伊丹毫不犹豫的拔下耳机挤进人群,接着第一个冲出会场,三浦和芹泽紧跟其后。

“你们要干什么!”内存部长像一堵墙一般挡在三人组眼前。

“已经得知他们的位置,现在就应该去抓捕匪徒营救人质!”伊丹急冲冲的回答。

“现在先不要轻举妄动。”内村冷冷地说:“那里地形复杂敏感,黑帮混杂,我们要是出现,只会成为黑帮的目标,现在全体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轻举妄动!”

“啧!”伊丹恨恨的甩手,为了避免他冲动惹出什么乱子,三浦将他拉到一边。

“听说是上面下来命令了,临时取消了今晚的行动。”三浦附在伊丹身边悄悄低语,见对方露出迷惑的神色,又补充道:“公安科也介入调查了,事情看来不简单。”

“那帮家伙进来搅和什么!”伊丹捶着墙壁:“现在可是人命关天,他们眼里有人命么!”

“前辈......小声点,”芹泽拼命做着手势:“我们快走吧。”

“哼!”伊丹没有理会芹泽,而是朝反方向走去。

“前辈你要上哪去啊!”芹泽望着伊丹远去的背影喊着,三浦却按住他的肩膀:“别急,我知道他去找谁。”

 

“你现在快点喊。”大河内命令阵川。

“啊?”阵川一头雾水的望着他:“喊什么?”

“随便你喊什么,总之弄出点动静来!”大河内挽起袖子走到墙壁边,抓住墙上废弃的管道用力扯了几下,金属色管道脱离了生锈钉子的禁锢,落在大河内手里。

拿起管子,大河内躲在门后做好姿势,示意阵川开始。

阵川发出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神户慌忙捂紧耳朵。

“干什么!吵死了!”一个黑发男人打开铁门走进来,被大河内一管子打了个趔趄;身体朝前移动,阵川接上,一个正踢,将男人踹到墙上,接着扑上去打晕了他。

“真是的......”眼看手里的管子变成两截,大河内才发现这不是铁管,而是铝制的;他丢开管子,小心的向门外张望。

“好了,现在怎么办?”阵川从男子身上搜到一把马卡洛夫,转脸问大河内。

“你别拿着这个!太危险!”神户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枪别在自己后腰上,接着利索的将男子皮带解下,反捆住他的手。

大河内一直站在门边,确认安全之后,他冲神户和阵川示意。

神户从地上捡起大河内的上衣和领带,递给大河内,大河内皱皱眉头,将上衣套在神户身上。

“你还在发烧,穿着它会好一点。”大河内把领带塞进上衣口袋,又把手绢塞到神户手里:“把枪给我。”

神户将马卡洛夫交给大河内,三个人溜出房间。

 

“这不行。”小野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官方长!”杉下右京终于控制不住的吼了出来。

“不是说过了么......”小野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声音依旧平和:“你阻止不了我的。”

“我没有想要阻止你,至少带我一起去。”杉下也将手搭在小野田的手上:“我们.....一起行动可以吗?”

小野田无声的叹了口气,将手从杉下的手中抽出来:“看起来我也是阻止不了你的,那就这样吧,答应我的条件就让你去。”

“请您吩咐。”右京的眼睛里,又露出久违的冷光。

 

“我们究竟在什么地方?”眼看拐了几个弯之还看不到一丝光线,阵川不由的小声问道。

“在废弃的码头建筑里。”大河内回答:“我观察过这个地方,一楼几乎没有几个窗户,密封性很严,二楼只有一个出口,其他通道都封死了,我们要经过那里,少说还要干掉两三个。”

“有两三个看守?”

“我看到的就这么多。”大河内如实回答:“而且上面一层就是控制室,从那里就可以看到出口,下面都是一人高的深草丛,跳下去之后应该很好隐蔽;而且被叫去问话当时,我就看到两三个人,应该没问题。”

 

阵川不再说话,专心往前走,神户跟在大河内后面,没走多远,却觉得视野内昏暗的建筑扭曲起来。

......?!

扶住墙壁稳稳心神,确定没什么之后,神户继续迈开脚步,耳边却突然响起声音。

“......你杀的。”

?!

鬼魅一样的声音直击神户的大脑,周围的景物顿时再次扭曲;使他贴在墙上不能动弹。

“......神户?”大河内转身发现了他的异样,过来抱住他的肩膀:“你没事吧?”

神户摇摇头,大河内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半扛着他往前走。

 

坐在车里,杉下的电话响个不停。

“我是杉下。”

“我是伊丹。”

“找我有事么?”

“.......”

“嗨?”

“......警部你去哪里?也请带上我!”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伊丹肯定的说。

“你联络其他人了吗?”杉下的声音很平静。

“......没有,可是警部您知道内幕的吧?我不能袖手旁观,请您带上我!”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可是这不行。”没有一丝犹豫,杉下果断的挂了电话。

“喂!喂!”伊丹拼命呼喊,可惜未果;再拨打过去,变成了正在通话中。

“真是的,别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挂了电话,伊丹直奔特命科办公室而去。

 

13.移形换影

 

“是谁打来的?”小野田看着他挂了电话。

“没什么。”右京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防弹衣。

“想要跟着一起去就要穿这个,不想看见你被打成筛子”,小野田这招还真让他有点囧。

正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是米泽打来的。

“警部你在哪里?”

“有事的话请讲。”

“事实上......米泽的声音又开始犹豫起来,右京只停顿了一下,便对米泽说:“我知道了,请让伊丹警官听电话。”

米泽如遇大赦,将手机递到伊丹面前:“杉下警部找你。”

“他还真是无所不知啊。”伊丹撇撇嘴,拿起电话。

“我是杉下,刚才那件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答应带你去的。”

“没用的,警部,”伊丹的声音异常坚决:“如果您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将米泽交到部长那里去。”

“还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威胁手段,”杉下冷冷地回答:“你执意要来,也不要牵连别人,不是和米泽君在一起么?让他告诉你吧。”

“怎么了?”一旁的小野田看杉下脸色不对,小声问道。

“没什么,一点小麻烦而已。”杉下轻描淡写的说,心里暗暗着急,一个小野田倒还算不了什么,加上一个莽撞的伊丹,让他没来由的有点头痛。

 

大河内和阵川合作,放倒了离气窗最近的两个看守;阵川将窗户上的框子和丝网卸下,打通了出口;大河内转身去扶神户。

眼看越来越接近出口,神户的状况也越来越糟糕;到最后大河内和阵川两个人架着他,他却连半步也挪不动了。

神户!振作点!”大河内用力抓紧神户的肩膀和手臂,将他拼命朝气窗的方向举起来,阵川也在一旁帮忙,但因为高度和力道的限制,三个人一起倒在地上。

“再试一次,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大河内把神户扶起来鼓励着,阵川在一边提议道:“不如您先下去,在下面接应我们。”

“这样......应该没问题。”神户肯定了阵川的建议;大河内点点头,动作灵敏的跳过气窗,接着听见一声沉闷的落地声,阵川连忙探出头去张望,大河内向他做着成功的手势,要他把神户放下去。

“我们走!尊!”阵川拉起神户的胳膊将他扛起来,可还没等着把神户推到窗边,黑暗中忽然伸出一只手,闪电般的向阵川开了一枪。阵川躲闪不及中枪摔倒,子弹穿过了他的肩膀;神户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神乐新三郎如同鬼魅一样的身影出现了,一脚踢倒神户,将沉重的皮靴踩在他的后背上。

“就知道你们没那么老实,”神乐恶狠狠地用上力气,踩得神户几乎无法喘息;接着将身体移动到窗边,手里的枪对准了下面的大河内。

毫无防备的大河内,就这样暴露在神乐的枪口下。

“住手!”阵川在神乐准备开枪的一刹那,扑上去死死抱住他的腿;被迫改变了方向的神乐一枪打偏,只好转脸对付受伤的阵川,阵川虽然受了伤反而异常勇猛,竟然扑上去和神乐扭打成一团;还大声喊了起来。

“.......监察官!快跑啊!”

叫喊声惊动了许多人,大河内被瞬间跳出来的众多人群弄得乱了方寸,只得转头钻进草丛;左冲右突之间,枪声响了起来;大河内在草丛中艰难前行,忽然脚底一滑,从斜坡上滚了下去。

 

“混蛋!”大河内不见之后,神乐抓住阵川和神户泄愤,阵川再次被打得昏了过去;神户还没等神乐怎么动手就已经吐了血。

“留着他也没什么用了,不如干掉吧。”有人举枪要打阵川,小凛却说道:“用炸弹吧。”

“你说什么?”一旁的神乐转过身望着他。

“我们该走了。”小凛抬起手腕上的手表,一字一句的说。

“这个怎么办?”神乐皱着眉头蹲在昏迷的神户身边试探他的呼吸。

“带他走。”小凛的声音冰冷的毫无温度:“留着他有用。”

“那山口组的人呢?”神乐又问。

“忽然决定撤走了......”小凛沉思着回答道。

“算了,由他们去吧,反正也不需要了。”略一沉吟,神乐点了支烟回答。

 

按照约定的时间,伊丹、杉下和小野田三人来到指定的码头。

“奇怪......”小野田原地转身,将一周的范围都确认之后疑惑的自语:“难道地点说错了?”

杉下环顾四周,开始在码头附近的建筑挨个儿摸索起来。

“杉下警部!”伊丹见他越走越远,不由得担心起来,杉下右京回头看看他,做了个手势叫他保护小野田;自己则向着茂密的草丛走去。

“这......”伊丹原本想要跟着杉下一起去,但眼见小野田还站在原地,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拔出枪警戒在小野田周围。

“轰!!!!!”

片刻之后,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突然袭来,伊丹和小野田来不及防备,被气浪掀翻在地。

二人惊异的回过头去,发觉草丛的另一边,废弃的建筑已经燃起熊熊大火。

“杉下!”“警部!”小野田和伊丹同时叫了起来,此时,草丛的另一边却摇摇晃晃的爬出一个人,正是大河内。

“你怎么样!”伊丹扑上去扶住大河内,想要开口问他情况,却没防小野田已经冲进草丛,向着火的地方跑去。

 

14.替身与原型

 

热......

阵川觉得自己仿佛在一个锅里,四周汩汩流淌着滚烫的水,几乎要把他煮熟了。

肩膀上传来的锐痛使他立刻醒了过来,四周都着了火;而他,此时正靠在杉下右京的背上,两个人蜷缩在一个浴缸大小的水池子里。

“杉下警部!我是在做梦吗?”阵川吃惊的叫了起来:“您怎么会在这里?”

杉下右京奋力推开盖在头顶的一块木板,因为防弹衣的保护,仅仅只是四肢和头部的擦伤;他向四周看了看,确认一切都还算妥当之后,跳出了水池,接着将阵川也拉了出来。

“炸弹放在隔壁的房间里,你人却在这里,”右京回忆着自己冲进来后发现的怪现象分析道:“也许他一开始就想这么做。”

“什么?”阵川脑子还不太清醒,答非所问的接腔。

“没什么.....”杉下将剩下的推理又咽回肚子里,对着一个受伤的阵川,再重要的推理此刻也变得无关紧要起来:“我们走吧。”

扶着阵川,右京在火堆包围的废墟中艰难的寻找着出路。

 

大河内的情况比较乐观,因为仓促出逃,他从河岸的斜坡滚了下去,扭伤了脚踝;确定追捕的人都走了之后,他费了半天劲才爬回坡上,迎头就遇上伊丹。

“咦?官房长呢?”好不容易把大河内安顿之后的伊丹,不见了小野田,顿时惊慌起来。

另一边小野田已经越过草丛冲到火光冲天的废墟前,用力呼喊杉下的名字。

“我好像听见有人。”阵川耳朵灵敏的听到了声音。

“是官房长!”同样听见声音的右京也来了精神:“看来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仔细寻找之后他发现了一处火势较弱的缺口,接着对着外面大声喊道:“官房长!我们在这里!”

“过来这边!”小野田看到一边的地上留着几个废旧的空汽油桶,用尽力气将桶推进火中,右京心领神会的将阵川拉过来塞进桶里,用力向外推去;自己也找了另一个桶钻进去,翻滚的桶身越过燃烧的火焰,顺利的滚到青草丛中。

.......小野田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阵川望着官房长,连要说什么都忘记了。

小野田也顾不上他,直接跑到另一只桶边将浑身乱七八糟的右京给拉了出来。

“真是太乱来了!”小野田掏出自己的手帕捂住右京额角上磕破的伤口:“其他人呢?”

“没有找到......”右京摇摇头,身体上的疼痛他丝毫不在意,但是没有看见神户,让他心里的疼痛愈加扩散开来。

 

.......

“.......神户!神户!”

......?!

神户猛的睁开眼,有闲科长将熊猫咖啡杯举到他眼前,一脸的怨念。

“哎?”不明所以的神户连忙回应。

“什么呀,特命系的新人快点给我倒咖啡呀,一点儿自觉也没有。”

“啊......对了,从今天起我就是特命系的......”

神户自言自语的站起来向饮水机方向走去,奇怪的是,饮水机不见了。

“哎?杉下警部......”神户原本想要询问,可办公桌也不见了。

桌子椅子都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连办公室都不见了,神户很快的落入一片黑暗中。

 

......梦吗?

神户对自己说着,是梦吧.......应该是的,我可是警察厅的菁英,什么时候跑到警视厅的特命系去了......

可是为什么.......那么熟稔的叫出了杉下警部的名字呢?

“我是S......”奇怪,这个好像也很熟悉.......

“你杀的.......”

忽然的声音进入脑海,吓得神户一阵哆嗦;回头望去,另一个自己,正站在一片白光之下,显得透彻纯净。

“.......你杀的。”另一个自己毫不犹豫的指向这边,口气肯定的不容置喙。

“我......”

“是你杀的。”

“我.......”

“你为什么要答应这种事.......”另一边,城户充的身影再次出现,鲜血淋漓的躯体如此真实。

“为什么不回答我......”那边出现了青山园,惨白着一张脸也同样发出疑问:“你也和我一样,为什么我死了,你却还活着.......”

“为什么.......”

“你杀的.......”

种种逼问将神户团团包围,而另一边的另一个自己,正用一种冷冷地眼光望着他。

“不.......不要.......”费尽全力连拒绝都无法做到的神户,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大河内......”不知何时,另一个自己的身边,出现了大河内的身影。

好想让他救自己.......神户这样对自己说着,不料大河内朝着他转过脸来,神户一下子愣住了。

另一个自己,朝着大河内的胸口,举起了枪。

“不......”怎么可以这样!神户惊讶的想要大喊,可是张开嘴竟然发不出半点声音。

“既然身为警察,就要做好随时殉职的觉悟。”大河内坦然的表情让神户心痛。

另一个自己,竟然张开口说了句无声的话。

“对不起。”

大河内摘下眼镜,也对着神户的方向说道:

“再见。”

眼看手枪举起的瞬间,神户几乎是哭着叫起来。

“不要!!!!!”

 

“........?!!!”

大河内猛然惊醒,人已经躺在医院里,旁边传来阵川聒噪的打鼾声;他看看自己,受伤的地方已经处理过了,受伤的左脚上打着夹板,其他擦伤的地方贴着医用胶布。

“哦呀,你已经醒了。”杉下右京端着水壶走进房间,看见他坐直身体,连忙过来帮忙。

“警部......”原本想要询问情况的大河内,看见杉下的脸上手上也贴满了医用胶布,尤其额头上的一块,已经渗出了血迹,触目惊心;不觉又将话收了回去。

“没有找到神户君。”仿佛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杉下主动回答。“他应该还在犯人的手里。”

这样的回答虽然是大河内最不愿意听到的,但如果杉下闭口不言他将更加难以忍受,胸口涌动着异常疼痛的感觉几乎让他窒息,习惯性的去摸药瓶,但什么也没有摸到;杉下见状主动递过来一只药瓶。

“这是医生开的安眠药,睡不着的话可以吃一点。”杉下右京站起身:“我先走了。”

“你去哪里?”大河内急忙问。

“等着犯人继续联系的话,担心会出意外的状况,我要赶在那之前,找到他们的确切位置。”杉下微微一鞠躬,走出了病房。

 

15.爱与恨

 

神户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见过的说过的都不记得了,只是最后的时刻,是疼痛将他拉回现实。

口腔里意外的传来甜腥的味道,他抬高眼皮,却发现小凛正用勺子给他喂食糖水一样的东西。

“.......是葡萄糖,给你补充点体力;另外你好像做梦了?”小凛斜眼瞟他:“大概是个好梦吧,你都流泪了。”

神户吃力的咽下糖水,觉得喉咙没有先前那么痛了。

“你哭起来的样子很不错啊。”小凛将他抱在自己怀里,用手指轻轻刮着他的唇角:“知道吗......你总是惹我生气,连监察官都给放走了.......原来你那么在乎他.......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让你哭......”

神户连睁着眼的力气都被他给气没了,索性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吗......你很像.......死的那个。”小凛轻轻地低语着:“.......晃一他也是这样,又倔、又聪明、可是又死心眼儿.......可惜,当初他就是不肯和神乐一起走,要不然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神户心里暗暗想起之前三桥的邮件里提到的舞弊案,有关联到一个叫晃一的人,他极力在脑子里搜索跟这个相关的信息,小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一会儿低低的自语着,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杉下右京将自己的搜索所得交给一科三人组,请求帮助寻找线索。

“警部,”伊丹冷冷的踱着步子:“这个忙我帮,就算是还您的人情,不过......”

“怎么?”杉下平静的问。

“您这次要是失败了,可别把我们供出来。”

“完全可以。”杉下果断回答,这么干脆的态度让伊丹反而无话可说。

 

大河内毫无保留的将资料提供给杉下翻找;并且坚持不再在医院里住了;有闲科长疑惑的询问原因,大河内只是冷淡的说:“阵川的鼾声太烦人了。”

小野田几次打来电话,杉下都给挂了,还拔掉了特命系的座机接线;逼得他只好亲自到特命系来。

 

“不在医院里躺着又跑出来,你还真是闲得发慌啊。”小野田看见杉下头上那块渗血的胶布就浑身不自在,看看桌子上一大堆文件诧异的问:“这都是要干什么?不是已经解决了么?”

“官房长明知故问么,”杉下右京头也不抬的继续翻看资料:“交换人质这样的事情居然都可以作假,我看您也未免太深谋远虑了一点。”

“嗯?怎么说?”小野田心知不好,做了个手势支走了一边的大河内和米泽,拉下了窗帘。

“黑帮的火并只是个幌子,官房长你早有线报,一开始就知道犯人买通了山口组借用他们的地盘和势力,上面私下又和山口组头目做交易,才逼得犯人铤而走险;这次根本用不着交换人质,犯人也会被迫逃走;也许误算的只有阵川君和那颗炸弹,”杉下站起身回转头,目光中露出了少有的杀气:“其实死一两个警察不算什么,保住秘密不被公开才是最终目的,我说的没错吧?那所谓的材料其实并不存在吧?你之所以不让我见濑户内,是害怕他会说出真相;还有一开始的那些托付,都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苦肉计么?”

“既然被识破了我也就直说好了。”小野田也冷下一张脸:“警察的面子绝不可毁!就算付出再多的人命我也还是会这么做,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得失无足轻重。”

“人命高于一切,犯罪就是犯罪,真相是不容被掩盖和践踏的!”杉下右京忍无可忍:“像官房长这种朝秦暮楚、合纵连横、出尔反尔之策,皆为政治游戏之举;但是在法律面前容不得儿戏,官房长您的所做所为在下实在不敢苟同!”

“那你认为我做错了么?”小野田的耐性也已经被磨得滴水不剩:“事关警察的形象,一旦被公开这案子将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检举高层行贿逼得要人保护官辞职后遭灭口;监察官检举检查官舞弊要被狙击;就连警察追查此事都要横遭绑架;如此种种都说明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我也是为了保护更多人不受伤害才这么做!比起你那力求真相的偏执,我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考量!毕竟牺牲一两个人就可以将事情永远掩盖下去,追查起来却要有更多人遭受牵连。”

“.......没有能永远掩盖的事实真相,也没有因为需要掩盖真相而必须牺牲的人命;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追查到底。”杉下右京毫不退让的说道。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听出他的坚决,小野田皱起眉头。

“你是了解我的,我言出必行。何况......神户君还在他们手里,要我袖手旁观,我做不到。”

“那么.......不管发生什么后果,都由你来承担。”小野田平静地威胁道:“你心里既然很清楚结果,就请你来收拾这残局吧。”

杉下右京浑身颤抖,小野田的话虽然狠毒无情,但却冷酷的指出了客观的现实;想来想去,最终他颤抖着嘴唇说道:“以上不过是我个人的推理.....没想到官方长您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了;我不会收回自己的话,请您回去吧。”

“你......”小野田也已经被逼到极限,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四周传来不可思议的晃动,神户在半睡半醒之间,隐约觉得自己回到了童年;母亲的怀抱那样温暖,轻轻摇晃着他,让他感到格外舒适。

神乐站在船头,走水路是他现在唯一的方法,之前和山口组的合作因为高层首领的突然变卦意外停止,让他也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对手比他想象的还要难缠的多——狡猾的上层压根儿没有想要交换人质的意思,但也恰好这样,自己居然也捡回一条命,仿佛一切都是巧合,却又多少有着存在的必然性。

“大哥......”小凛不知何时出现在船上,神乐回头望去,觉得这孩子最近又长高了不少;他做了个手势招呼他过来自己身边。

“后悔么?”给小凛披上自己的外套,神乐问。

小凛摇摇头,依旧慢慢地说:“......我会实现大哥的愿望,所以,我会在三天之内,杀了那个警察。”

“这不行,”没想到神乐断然否决了他的话。

“为什么?”小凛毫无情绪的声音缓慢的质问道:“还有三天的时间大哥的复仇就可以完成了,这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神乐焦躁的转过身去:“我说了不能杀他!”

“大哥......”小凛紧紧盯住他,毫不放松的问:“为什么......至少要说出合理的原因。”


评论(1)

© susul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