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耽美、哥特、同人等~

时の旅人

悠扬的祝祷声夹杂着人群的嘈杂声,正从平安神宫的正殿处幽幽传来。


在著名作家川端康成的描述中,平安神宫的“时代节(京都平安神宫从1895年开始,每年10月22日举行的一次游神节,以显示自平安时代至明治维新各个时期的风俗变迁。)也是有名的。这座神宫是为了纪念距今一千多年以前在京都建都的桓武天皇,于明治二十八年营造的;神殿的历史不算太长。不过,据说神门和外殿,是仿当年平安京的应天门和太极殿建造的;它右有橘木,左有樱树。昭和十三年还把迁都东京之前的孝明天皇的座像一并供奉在这里;很多人就在此地举行神前婚礼。

更令人神往的是,装饰着神苑的一簇簇的红色垂樱;如今的确可以称得上除了这儿的花...

段子2015-07-18

乌云翻卷着浓雾,正逐渐靠近这座城市。

天色越来越暗,渡边凝视着遥远方向的云彩,玻璃窗上的模糊倒影渐渐越来越清晰。

今天是提交报告的日子,但是那个人没有出现。

一次两次……当次数逐渐多起来的时候,原先焦虑不安的心情却逐渐变成了逆来顺受的。

“还没来?”

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渡边回过头去,看见了小野田公显。

“不如早点回去吧,可是马上要下雨了哦。”

渡边鞠了一躬,不置可否的站在原地。

“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小野田也走到窗边,成熟在胸的望着玻璃窗:“特命系就是这样,一开始纪律性再强,到头来也不过是耳濡目染,现在连时间都几乎抛到脑后去了。”

渡边对他的调侃很不以为然。

“神户...

蓝夏(狩猎计划番外2)

即使只有短暂的光阴也要尽情的歌唱,这才是顿悟的生命啊。

炫目的光线下,神户汗流浃背的翻着土地上一人高的青草,背后忽然传来祖母遥远的声音,让他有些不可思议的扭头。

时间正值当午,骄阳似火,此时正是蝉的盛世。

四周围静悄悄的,除了太阳下映照的自己变形的影子,丝毫看不到半个人。

应该只是幻觉吧,神户歪歪嘴角,看似笑容的面孔其实没有一丝笑意。

那么庄重矜持的老妇人,此刻一定是坐在自己幽暗的和室里,一边虔诚的诵经,一边说着感悟人生的话来。

其实神户心里明白,此时若是乖乖的呆在屋子里,也就可以享受下凉意,可惜的是,好端端的摊上了倒霉的差事,纵然心里窝火也无法反驳出来。

“啊啦啦~~找到了。”...

狩猎计划 09

声音逐渐消失了,眼前一片漆黑,仿佛电视机里隐隐约约晃动的雪花,神户的视线在飘飘忽忽的下落着,最终汇聚到一点。

大河内正焦急的看着他。

鼻子里传来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身上某些地方因为敷药的关系,在疼痛中隐隐还有一些清凉,神户转动了下脖子,下意识的哼了一声。

“是梦到什么发生了吗?”

冰凉的手指轻抚在脸上。

神户才发觉自己脸上已经潮湿一片。

“嘶……“

刚刚想伸手,却不经意被疼痛弄得吸了一口冷气。

大河内被他吓得抽回手。

“我不是故意的。”

理智的男人正在语无伦次的解释,突然觉得这场面很滑稽,有点想笑。

但这个时候却无法顺利的笑出来,还有重要的话要说。


“你...

狩猎计划08

时间悄然过去,天色已经显露拂晓。

门发出了轻轻的响声,藤崎蹑手蹑脚的回到屋子里。

神户躺在床上睡得很沉,连藤崎走到他的床边都没有反应。

窗帘虚掩的缝隙里投射下苍白的光线,藤崎的脸色看起来没有一丝笑容。

他忽然在神户的床边蹲下。

伸出的手指已经快要接触到他的嘴唇,但最终还是握成拳头收了回去。

他站起身走向窗边。

窗帘哗的被猛然拉开,神户被光线和声音刺激,发出轻轻的呓语声。

“起床了!”藤崎叫的中气十足:“今天可不是礼拜天,不能躺在床上偷懒。”

“也不知道是谁让我睡的……”起床气带来的抑郁让神户对藤崎的蛮横叫起法发出抗议。

藤崎绕过床边轻柔的搓了搓手,片刻之后才伸到他的额头上。...

转身之后-后传

如果可以代替,我愿意。

如果选择失去,我愿意。

如果一切为你,我愿意。

如果这就是爱,我……


猛然从梦中惊醒,神户受惊捂着胸口,拼命喘息。

连续一个礼拜都在做同一个梦,梦境真实到不可思议。

为什么……为什么梦见的都是同一番景象?

抬头看看表,时间指向三点十分,可是即使还早,却是怎么也无法入眠了;索性披衣下床,到盥洗室清洗一番。

冰冷的水打在脸上的时候,精神立刻为之一振。

……从那天开始,已经过去多久了呢?


神户按着发胀的太阳穴反复思索,当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坚决地说出那番话的男人,简直陌生的让他不能靠近。

是真的么……内心对自己说了千...

你是属于我的,一直是属于我的,所以,你永远属于我。

“你一直是孤单的,你无法逃脱寂寞的感觉,直到你死去。”——《巴黎最后的探戈》

极致的盛宴

 新年酒会,警视厅全体人员无一例外的参加,当然,特命系除外。

一科巡查部长伊丹宪一认为组织这样做实在太英明了,英明到他只想跪下来三呼万岁。

要是和那个外星人一样的杉下同席,保不齐他又会想什么怪招出自己的洋相,或者说些不合时宜的话让场面尴尬;所以不管是从自己还是大局出发,都是没有他出现最好。

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有那么个让人不舒服的存在。

觥筹交错,各个部门都彬彬有礼,仔细拿捏着分寸,伊丹一边喝酒,一边把眼睛瞟到长官官房的席面上去。

神户尊就是让他不舒服的存在,虽然今天他的身份是长官秘书,代表上司前来参加祝贺,但是在伊丹眼里,他还是那个贴着特命系标签的讨厌鬼。...

LABOMO的妙用

“唔?这是什么?”神户将一个瓶子举到大河内眼前。

“哦,洗发水。”监察官似乎忙于手中的料理,没怎么正眼瞧他。

“哎?能让我试试吗?”神户举着瓶子左看右看,“听说很好用呢。”

“听说?”大河内翻翻眼皮。

“就是啊,电视上最近有播广告嘛。”神户摆出一个夸张的姿势。“LABOMO……大概……就是这样的动作?”

大河内瞥了下他,歪歪嘴角。

“差远了。”

“啊?”

“我是说,你比那广告……差远了。”大河内毫不留情的批评道。

神户扭着腰靠近,故意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

“这么说你已经看了那广告了?”

大河内没回答。

“那里面的演员……像不像我呀?”

还是没回答,却从监察官的鼻子...

1 / 7

© susuloo | Powered by LOFTER